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距离2021春节还有不足月余,距离回家正式进入倒计时!

2021年01月29日 10:21

距离春节还有不足月余,距离回家正式进入倒计时!

借着节日的喜庆,大街小巷沉浸在“新年歌”的欢快BGM中,上演着“抢年货”的大戏。

但今年的春节注定不一样:楼道间又多了消毒水的味道,商场入口再次出现的健康码……

眼瞅着阖家团圆的日子,疫情却呈现卷土重来之势,等待春节的日子变得沉重而漫长,年味也淡了不少:


2021

小时候,乡愁是一张火车票

我在这头,

故乡在那头。

长大了,乡愁是一张核酸证明,

我在这头,

故乡说:

你在那头吧,别回头了!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是打工人们一年中最大的期盼,一面是乡愁,一面是抗疫的艰辛,不难想象,今年原地过年的人数,会达到怎样的高峰,而城市的年味也注定比以往更浓。

照常营业的商场、穿梭街头的配送员、嬉笑欢乐的街道......都能或多或少的让你即使身处外地城市,春节也能少几分冷清,多几分热闹。

那么,今年,你回家过年吗?


其实,无论在哪过年,只要心在一起,就是团圆,因为牵挂也是一种温暖。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租客网也建议大家:安家不用急,宅家更安心。但如果你近期有置业打算,我们也准备了一些小小建议。

1、疫情信息随时知道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包括房产交易。

据悉,不少城市暂停了房产销售活动,甚至暂停网签和备案通道;保监会要求银行合理延后房贷还款期限;部分商业地产房企为商户减免租金。

近期,租客网APP有料频道也新增了“抗击肺炎”专区,集合了疫情相关的楼市信息。希望大家可以通过这一入口,方便快捷地了解更多信息。


2、安家不用急,线上先看房

严防疫情扩散事关重大,目前全国多地暂停售楼处和中介门店销售活动。

为了让大家足不出户地看房挑房,租客网已在全国大中城市开启“线上看房”,覆盖新房、二手房业务,为有需要的购房者提供VR看房、在线微聊等服务。通过身临其境的看房体验,为疫情过后的实地买房做好准备。

3、经纪人课程免费学习

对于广大房产经纪人来说,这一时期同样特殊。为了更好服务房产经纪人伙伴,房产经纪大学近千门房产经纪专业课程全部免费开启,登陆移动经纪人APP,点击首页工具箱“房产经纪大学”即可进入学习。疫情期间充电提升专业能力,疫情过后,更好服务客户。

租客网希望与大家守望相助,共渡风雨。



相关推荐

E推快排系统上线啦!全方位满足企业推广需求!

快排,顾名思义,就是快速排名。E推快排系统是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关键词快排系统,专注于搜素引擎快速排名,能够根据搜索引擎的算法变化进行关键词快排,帮助合作客户实现关键词自动霸屏百度首页,让客户以最少的成本达到真正的营销推广效果。传统的百度SEO优化方法排名效果不稳定,关键词排名数量较少,优化时间较长。利用快排系统优化效果明显,可以提高排名效率,降低推广成本。E推快排系统具有精准、快速、稳定排名的特点。不限关键词,排名可直达指定官网,上线速度快,上词量大,转化率高,效果清晰,覆盖范围广。通过E推快排系统可以让关键词在百度、搜狗、360等主流搜索引擎上实现短时间内快速排名,霸屏百度首页。优联互通技术团队从事互联网行业十几年,深知各行各业市场需求及用户的痛点,致力于为企业客户提供品牌传播解决方案、网络推广解决方案,目前开展的业务有新闻软文推广、搜索引擎营销等等,可以全方位满足企业推广需求,未来将会继续不断帮助企业做好互联网品牌推广服务。

2020年06月20日 11:17

OLED大势已成,液晶材料起家的瑞联新材如何抢占先机?

当手机界还回响着“LCD永不为奴”的声音之时,在OLED显示屏的上游材料领域,早已有公司悄然开始布局。瑞联新材是国内OLED材料的领军企业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开发“OLED前端材料化合物”超过1300种,自主研发的合成路线超过1800种,产品实现了对“发光层材料”、“通用层材料”的全覆盖。Idemitsu、Dupont、Merck、Doosan、Duksan等国际领先企业,占据全球OLED终端材料市场约70%份额,瑞联新材已经全部建立合作关系。同时,瑞联新材还是国际领先的“单体液晶”生产商,凭借液晶单体产品,成为占据全球混合液晶市场约80%份额的龙头企业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核心供应商,并与国内主要混合液晶厂商八亿时空(688181)、江苏和成、诚志永华建立稳定合作。近年来,OLED的发展迅速,俨然一副将要取代LCD的趋势。反观LCD,过剩的产能不断拉低LCD面板的价格,行业深陷“低谷”。如此局势之下,瑞联新材将如何平衡这两块业务?它又能否在产品更新迭代的浪潮中乘风而起?榨干LCD全部价值最近几年,瑞联新材业务规模稳步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其营收从7.2亿元增长至9.9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17.3%;净利润也从7800万元增长至1.48亿元。其中,液晶材料是瑞联新材的营收支柱,2017年至2019年,其液晶材料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78亿元、5.97亿元、5.69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53.6%、69.8%、57.6%。瑞联新材所生产的液晶材料主要为单体液晶,单体液晶以不同比例混合在一起,便是在LCD面板制造中,最终用到的“混合液晶”。2019年瑞联新材液晶单体产品的销量,占全球市场的比重达到16%,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得益于其与全球混合液晶龙头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深度合作。当期,德国Merck和日本中村(JNC指定采购商)是瑞联新材前两大客户,它们合力贡献了瑞联新材接近一半的营业收入。不过,虽然液晶材料业务依旧是瑞联新材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其营收增长却出现下滑。与此同时,瑞联新材OLED材料营收却同比增长50%,达到2.3亿元。在这两个业务营收规模的“此消彼长”中,是否意味着LCD材料业务真的已经触顶?瑞联新材LCD材料业务其实还未达到上限,其液晶单体销量一直保持增长,已从2017年的80.49吨增长至2019年的131.08吨。液晶材料收入下降,主要是受到LCD面板价格下降的影响,上游材料价格因此相应下调。而随着三星、LG等显示面板生产厂商逐步减少或退出LCD产能,世界产能进一步向中国转移,LCD的价格也正在逐步回暖。此外,下游LCD显示面板的市场也仍有一定发展空间。这是因为,虽然OLED的发展正在逐步侵蚀LCD的市场,但LCD目前仍是平板显示市场的主流,2019年全球平板显示市场规模约为1052亿美元,其中LCD面板市场规模约为793亿美元,占比为75.37%。在LCD电视面板大尺寸化趋势,以及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带动下,LCD面板市场规模也将保持持续增长的趋势。根据IHS数据,2019年,全球LC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为2.16亿平米,预计到2023年,LCD面板的出货面积预计将增至2.39亿平方米。届时,作为LCD面板的上游材料供应商,瑞联新材继续受益可期。为了迎接液晶材料需求的增加,瑞联新材此次申请上市的募投项目中就拟募集3亿元资金,用于新建两个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车间。抢先布局OLED纵观显示技术发展历程,从“CRT电视”到“等离子电视”,再到如今的LCD,新老技术交替屡见不鲜。曾在与等离子显示技术的角逐中胜出的LCD,如今也面临OLED的冲击。OLED,即“有机发光二极管”,而OLED显示屏则是利用有机发光二极管制成的。根据驱动方式的不同,OLED也可以分为“PMOLED”和“AMOLED”,其中AMOLED是当前发展的主要方向。从LCD和OLED的发光原理上看,LCD发光主要依靠“背光模组”,而背光模组通常由大量的LED背光灯组成,液晶材料则相当于“光闸开关”。与LCD不同,OLED则不需要背光模组,也不需要控制光量的液晶层,它能够实现自发光。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OLED显示屏的结构与LCD显示屏不同,LCD中需要用到的“滤光片”、“偏光片”、“背光源”和“混合液晶”都被“OLED终端材料”所取代,因此在整个面板制造中,OLED材料成本占比远远大于液晶材料成本占比。OLED材料成本占OLED面板材料成本的比重约30%。其中,发光层材料是OLED终端材料的核心部分。按照发光颜色的不同,发光层材料可分为蓝光、红光和绿光材料。目前,瑞联新材产品已经覆盖这三种发光层材料,并实现规模化销售。同时,瑞联新材也是是国内少数能规模化生产OLED材料的企业,2019年其在全球“OLED升华前材料”市场的占有率约14%。得益于构造相对简单,OLED面板相对LCD面板更轻、更薄,同时OLED的材料特性也使得其可以实现柔性显示和透明显示。这些特性也促使OLED面板在智能手机、VR以及智能手表等领域逐渐取代LCD面板,成为设备制造商的新选择。以手机为例,各大手机品牌的旗舰机纷纷放弃液晶显示屏(LCD)转而投向OLED的怀抱,连LCD忠实用户苹果,也在它的X、Xs系列采用了OLED显示屏。但受限于蒸镀技术、良品率等原因,OLED的价格也明显高于LCD,并且短时间内OLED材料的市场也将集中在中小尺寸屏幕产品。不过,不同于已经进入存量竞争的LCD面板市场,OLED市场可以说是一片蓝海。作为新型显示技术,近年来OLED显示的商业化应用越来越多,AMOLED面板的出货面积也从2014年的155万平方米增长至2018年的659万平方米,复合增长率达到43.6%。据IHS的预测,到2023年,AMOLE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将增至2243.48万平方米。而下游的放量,也将推动上游OLED原材料产业的发展。IHS也预测到,2019年OLED终端材料市场的需求约为82.34吨,较2018年增长42.36%。未来随着OLED显示面板产量的不断增长,OLED显示材料的需求也将继续扩大。届时,瑞联新材作为OLED前端材料供应商,其OLED业务规模将迅速扩张。掘金医药中间体领域仅仅是显示材料市场已经不能满足瑞联新材的胃口,它还将业务延伸至“医药中间体”领域,成功拓展了医药“CMO/CDMO”业务。在液晶材料营收出现下滑时,瑞联新材的整体营收能够继续保持增长,除了OLED材料业务外,也有医药中间体一半的功劳。2019年,医药中间体业务营收1.56亿元,同比增长160%。所谓CMO,即“医药合同生产”,是指接受制药公司的委托,提供“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医药制剂”等的定制生产等服务。而CDMO的出现,则是随着药企不断加强对成本控制和效率提升的要求,单一代工生产服务已经无法完全满足客户需求。药企希望CMO企业能够利用自身技术积累承担更多工艺研发、改进的创新性服务职能,帮助药企提高合成效率并最终降低制造成本。目前,多数跨国制药企业为了降低药品研发生产成本,会选择委托CMO企业生产定制化的中间体、原料药,通过专业化分工来提高新药研发效率。根据BusinessInsights的统计,2017年中国CMO的市场规模约为314亿元,到2021年,中国CMO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626亿元,复合增长率约18.83%。医药中间体是指生产“原料药”之前的各类化合物,虽然看似与显示材料风马牛不相及,但本质上都属于有机材料。能够成功跨界,也要归功于瑞联新材在显示材料领域积累的大量“化学合成”、“纯化”、“痕量分析”及“量产体系”等技术经验。而瑞联新材受托完成合成路线工艺研发及规模化生产的“PA0045”,是当前医药中间体的主要营收来源,2019年PA0045产品营收1.44亿元,占医药中间体总营收92.3%。它也是某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新药的医药中间体,该肺癌治疗药物已在日本、美国、欧洲等地注册上市。虽然,瑞联新材开发出的成熟的医药中间体数量相对较少,但瑞联新材处于在研阶段的医药中间体项目超过10个,随着在研产品对应终端制剂研发阶段的推进,更多的医药中间体将逐渐兑现,医药中间体将成为联瑞新材的又一大核心业务。有机材料领域多年的深耕,瑞联新材得以建立起以液晶显示材料为核心的多元化业务体系。眼下,OLED取代LCD成为显示技术的主流已是大势所趋,瑞联新材也做好两手准备,在LCD依旧处于“当打之年”榨干它的每一滴价值,同时,布局未来OLED,等到LCD开始衰落之时,OLED将继续保障其不受影响。而随着CMO业务的逐步成熟,也将为瑞联新材的业绩增长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2020年04月27日 11:11

长租公寓青客疑似“暴雷”,好怕它成为下一个ofo

频繁的暴雷声,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36氪经授权发布。2019年夏天,刚毕业的杨圆圆决定前往上海工作。在只身前往陌生的城市租房时,她的选择方向是青客、自如等国内知名的长租公寓平台。“青客毕竟比较大,在全国各个地方都有分公司,应该可靠一点。”杨圆圆说。在上海工作了小半年之后,疫情改变了职业规划,杨圆圆在思量再三之后准备回到老家工作。3月16日,杨圆圆联系房屋管家要退房,但在办完了退房手续之后,她办理的两万多的租金贷却迟迟没有结清。3月底,她依旧收到了华瑞银行发来的4月房租的还贷短信。“我当时就很奇怪,房管告诉我手续办理要一阵子,可能要4月份。”杨圆圆担心影响征信,还是选择交了4月的房租。一开始,管家回复杨圆圆称自己已经提交了申请,但是审批、退款的速度无法控制。但在杨圆圆的持续追问之下,房管却再也不回复了。她在网上搜索后发现,青客的推诿并不是流程长那么简单。在黑猫投诉上,青客公寓已经有高达4945条投诉,其中还有3915条投诉尚未完成,微博上也聚起了一批集中维权的租户,他们或是退房之后押金与租金贷尚未结清,需要继续还贷,或因青客拒付房东房租而被赶出门,或者押金被退回青客对账App里,却无法提现。租客们与青客员工的沟通,图由受访者提供维权的还有房东,部分房东连续几个月没有收到青客的房租和水电费,还被以疫情为要求减免房租,但青客没有对租客减免。对此,青客方面在4月2日回复新京报称:由于疫情影响出现资金倒挂,且公司尚未完全复工,目前正在和房东协商,也在陆续支付房租。租客方面,被强制搬离的会进行安置,已经退房的租客会尽快解除贷款。4月16日,青客发布一则官方声明,声称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影响,但青客作为头部企业代表一定会继续坚守这个行业,小部分房东、租客的纠纷会逐步处理解决,争取在3个月内逐步恢复正常。青客的说辞永远是“等”,但是租客们已经面临被房东断水断电、换锁的现实困境。房门被上锁,图由受访者提供4月1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建行旗下的上海建信住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建信住房”)进入接盘,目前已接下杭州青客5000间房源,并在上海、南京等城市做资产调查,挑选接盘房源。杨圆圆告诉连线Insight,有一些没有退房的租客,房管说可以转到其他房租更高的房源,也可以转到建信的房源,但是依旧不知道其他退房租客的押金和贷款怎么处理。作为“长租公寓上市第一股”,“流血上市”仅五个月,青客公寓就扛不住了。国内其他头部长租公寓品牌皆是如此。春节后,蛋壳公寓因要求房东减免房租、却不对租客减免的“两头吃”行为,被称之为“薅羊毛”,自如也因为续租租金普遍上涨10%-30%而登上了热搜。资本曾是长租公寓的续命良药,但在密集的暴雷之后,加上疫情的影响,资本不再跟进,长租公寓的亏损就成了致命毒药。2014年-2015年的行业爆发潮以来,五年过去了,长租公寓为什么还是这么脆弱?租金贷和房子退不了,还差点被房东赶出门杨圆圆遇到了不少遭遇相似的租客。她所在的一个300多人的维权群里,涉及贷款金额总计将近500万。其中,有人在上海本地找了律师事务所打算诉讼,像杨圆圆一样贷款金额较大的租客参与进了这场维权,共计20个人平摊4万块钱的律师费。但律师很直白地告诉他们,不一定能保证把钱追回来,如果青客真的破产了,就算诉讼赢了也拿不回钱。这个维权群里,不少人都办了一年、甚至两年的租金贷。刚进入社会的杨圆圆并不知道什么叫租金贷。“没有被带领去办卡,就是录了一段视频,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以及办理的业务,比如我说办理了19+2(付2个月的押金,房租+押金分期19个月)的分期。”她告诉连线Insight,她没想到,管家口中的“分期”,实际上是“贷款”。杨圆圆的房租是1500元左右一个月,她现在身上背的贷款还有两万多。刚毕业、工作没稳定就背上这一笔数字不小的贷款,她不禁感到有些许压力。4月15日,青客在上海设了五个线下办事处,通过上海地区的青客维权群,杨圆圆得知办事处几乎没有人在办业务。她还经常在群里看到租户无奈的维权行动:办事处的电脑屏幕被前去维权的租客换成了骂青客的图片;有人因与青客员工冲突报了警;有人站在马路边上青客广告牌下,举着资料对来往路人高呼“青客是骗子”,极具讽刺的是,背后的广告牌上印着“我们是青客,我们是好人”的标语。对于租客们退房后依旧背负贷款这一问题,青客方面给的回复是“因为疫情,公司还没复工”,但是租客并不相信,“武汉都复工了,他们还没复工吗?”这两日,青客方面给出的回复又换了说辞,大意为“目前复工人数还比较少,每天办理业务的能力下降很多”。“万一像ofo一样,给办理退款,但是排到几百年后呢?”杨圆圆和其他人并不相信青客的说辞。租客们的维权,图由受访者提供由于难以得到青客的反馈,受害者们只能找地方维权,他们尝试了信访、市长信箱、媒体曝光等多种方式,杨圆圆甚至在一天内写了三封信投诉到市长信箱。最近,租客们发现青客对账APP上的退房功能直接下线了,甚至没办法办理退租。南京的青客租客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他的租金贷还有两个月到期,即他需要在6月份退房。但是由于签合同的时候有优惠政策,如果6月份他不能退房,就会自动再续房两个月,用押金来抵房租。他已经不想再在青客继续住了,但现在连房子都退不了。由于青客没有及时支付房东房租,房东也开始采取措施。不少租客在网络上声称自己被房东赶了出来。李力亮差点也成为其中之一。4月8号,李力亮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房东在门口贴了通知单:2019年业主本人已告知青客如果不给房租,你们就要搬走。但现在青客托管公司房租一直未给,特告知4月10日搬!房东们贴的告示,图由受访者提供两日内搬家的要求让李力亮很为难。8日晚上,李力亮和另外两个合租室友坐在一起商量之后,主动联系房东提出了解决方案:在合同到期前,每个月按原先房租的70%交给房东,如果青客把房租给到房东,这笔钱就退还给租客。也就是说,万一青客迟迟无法把房租给到房东,李力亮就需要一边还分期贷款,一边给房东交房租。“租金贷+长租公寓”,一向被誉为是多赢的创新,而如今,租客却成为其中的最弱势群体。问题在疫情前就已爆发,对账App的钱无法提现“我年前该退的到现在都没退,别跟我说是疫情影响,你家12月底就疫情了啊?”有网友在看到4月16日青客发布的官方声明之后,愤懑地在社交平台吐槽。青客的问题,并不是因为疫情才爆发的。这并不是第一次青客没有向房东付房租,去年12月,李力亮也曾因为青客未把房租交给房东而差点被“赶出去”。2019年12月25日,原本应该是青客向房东交2020年第一季度房租的时间。但是房东没有收到这笔钱,于是让李力亮搬走。但当时,在与房管沟通之后,这笔钱很快被打到了房东青客对账APP的账户中。但这一次,李力亮连房管都无法联系上了。经过两次青客拒付房租,李力亮连连感叹青客“太不靠谱了、感觉被套路了、租个房太折腾了”。但他无法联系到的青客员工,却主动给李力亮没有办理租金贷的室友打了电话,声称房东要把房子收回了,要求他在24号之前搬出,让他下载青客对账APP,押金会退回到他的账户里。“不过房东告诉我,去年12月迟付的那笔房租也被打到了他的青客对账APP,这笔钱一直没办法提现。可能当时公司资金链就已经出问题了,退不了。”李力亮告诉连线Insight。在上海青客公寓总部所在的办公楼,曾有物业工作人员对媒体回应,青客是该座办公楼规模最大的公司,在16楼买下了两间办公室,除此之外,在9、15、17、19、20等多楼层都租赁了办公室,不过在过年前后都已经退租。员工也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青客品牌部在对外回应时表示总部之前还没有获得复工资格,退租的部分搬至其他地方。青客公寓年报显示,2019财年青客公寓净利润亏损达4.98亿元,而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分别亏损2.45亿元和4.99亿元,即近三年青客公寓累计亏损达12.42亿元。其他数据也并不乐观。财报显示,2019财年青客公寓总资产为17.997亿元,总负债为26.106亿元;近三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37.17%、143.82%和145.02%;现金流分别为0.44亿元、1.17亿元、0.88亿元。负债率攀升,现金流紧张,青客公寓作为长租公寓赴美上市第一股,情况一直以来颇为糟糕。在2019年11月5日青客公寓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股价在短时间内一度涨至19.05美元/股,市值突破9亿美元,但随即又一路走低,目前市值与上市之初相比缩水三成。春节后的2月至4月曾是租房市场期待的旺季。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下,以往的租房潮并未如期到来,反而迎来了租客的退房潮。青客公寓在2月份对外回应,账面还有1亿元资金,以此粗略测算,大规模退租势必对青客公寓的资金链产生影响,严重情况下甚至会断裂。这或许也就是青客方面推诿退租,甚至APP中押金无法提现的缘由。一门危险而脆弱的生意绝大部分租客的困境,就是从租金贷延展开来的。银行将整笔租金提前支付给长租公寓,租客每个月按时向银行还贷,长租公寓将贷款金额扩充为资金池,将租客交房租和房东收房租的期限错配,把贷款金额用于收房等市场竞争行为。一般来说,在长租公寓办理租金贷,会比每个月自己缴纳房租便宜100-200元。看似对租户和平台都有益的方式,一向被反对者冠上了“空手套白狼”的名号,即长租公寓把风险转嫁给租客。一旦长租公寓的资金链出现问题,无法向房东及时支付房租,租客就面临着被房东强制退房的风险。无论是重新租房,还是与房东签订新的合同,租客的租金贷往往也不会停止,依旧需要背负剩余的贷款。租客和房东成为这场资本游戏里的试错对象,长租公寓手握的一笔资金也大多用于高价收房。2018年,前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曾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提到,市面上的长租公寓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40%在争抢房源。一旦资金链断裂,将出现房东驱赶租客的情况。当时,自如CEO熊林、时任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接连否认“长租公寓在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搅乱市场”这一观点。但在数天之后,在鼎家爆仓事件中就应证了胡景晖的判断。鼎家爆仓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租户告诉连线Insight,到最后她都没有拿回钱,为了不被赶出去,又重新和房东签了合同。自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长租公寓因资金链断裂退场的消息愈发频繁。据投资界报道,去年一年中仅媒体公开的陷入资金链断裂、跑路、倒闭等的公寓数量就高达52家。青客公寓的危机也同样相似。“青客公寓的问题主要是快速扩张带来的资金链脆弱问题所致。”有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前几年长租公寓的盲目扩张‘流血上市’,导致企业抗风险能力变差,对租金贷的过度依赖也使其流动性受限,疫情导致的退租和空置问题更加剧了资金链断裂风险。”另一家上市长租公寓蛋壳,情况也没有更好。3月25日,蛋壳公寓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2019年全年,蛋壳公寓收入为71.29亿元,同比增长166.5%,净亏损为34.37亿元,2018年亏损13.70亿,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51.06%,经调整后的EBITDA为亏损19.22亿。在今年1月上市时,其发行价格13.5美元/股,截至4月17日收盘,股价为7.16美元/股,已经跌去46%。长租公寓是少见的无法通过规模化带来更多收入的行业。虽然租房价格不断上涨,但由于头部竞争更加激烈,平台拿房、营销、获客等成本同样高企。财报显示,蛋壳2019年全年租金成本,较去年同比增长194.7%,由人民币21.718亿元增至人民币64亿元。由于广告宣传力度、公寓激励措施加大等原因,年度运营开支102.79亿元,与2018年的38.96亿元相比增长163.8%。据PingWest品玩报道,长租公寓企业优客逸家CEO刘翔认为,企业若持续几个月出租率在80%,则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目前很多企业的出租率已经低于80%这条绝对红线。在疫情之下,长租公寓比以往更加接近这条生死红线。在正常情况下,青客的续租率等数据也并不漂亮。财报显示,2019财年,青客公寓与已终止租赁租户的平均锁定期为11.3个月,仅有5.5%租户会选择到期续租。在青客已终止租赁合同的租户中,有48.4%租户在预付款所涵盖租赁期内终止合同,被没收1~2个月租金。从另一个角度来讲,青客、蛋壳、自如作为国内头部长租公寓企业,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两头吃”、涨价的行为屡遭曝光,恶名缠身的长租公寓,还会是一门受租客和资本青睐的好生意吗?平台亏损,资方烧钱,租客面临被赶出去的风险。这一门生意里,没有赢家。频繁的暴雷声,最终炸掉的是这个行业的声誉,还有多少租客敢选择长租公寓?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36氪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020年04月19日 16:42